当前位置: 首页 > 法官风采 > 法官出镜
秉法不懈度芳华 ——追记鄂尔多斯中院民一庭副庭长王燕
  发布时间:2018-02-10 11:09:54 打印 字号: | |

“嗒嗒、嗒嗒、嗒嗒……”走廊里传来急促的高跟鞋声。王燕一边走着,一边脱下法袍搭在自己的左臂。


“庭长,庭开完了,我走了。”王燕推开内蒙古自治区鄂尔多斯市中级人民法院民一庭庭长乌宁办公室的门,冲着乌宁笑了笑。


王燕的笑甜甜的,一双眼睛弯成了两道明月,乌黑的眸子像一汪深潭闪烁着微光。


“都中午了,吃了饭再走吧。”


“来不及了,到准格尔随便吃口吧。述职会不能迟到。”王燕甜甜地笑着,“庭长,再见! ”


大雪落时 燕子飞去


“庭长,再见!”一句再平常不过的道别,竟成了永别。


2016年12月20日。鄂尔多斯的天空阴阴沉沉,漫天的雪花越飘越密。


作为中院民一庭副庭长,王燕在准格尔旗人民法院挂职副院长已经一年了。这天是她向人大述职的日子。


雪花落在高速公路的地上,把路面浸湿,积水在寒风下渐渐凝结成冰,让路面越发湿滑。路上的车辆不由得降慢了速度。


王燕坐在副驾驶座上,翻看着讲稿。这是她第一次向人大作述职,为了这次述职,她已经精心准备了好几周。


警车缓慢地行驶着,雪依旧不紧不慢地下着。这个中午,平凡而又安静。


时钟悄悄地走到了下午1时,王燕乘坐的警车缓缓地驶出高速。


“小张,饿了吧,时间来得及,咱们找个地方,吃碗烩菜吧。”王燕脸上依旧甜甜的笑,“我知道前面左转有一家小店,店不大但味道不错,咱们去那儿,姐请你。”


“好嘞,听燕儿姐安排。”司机小张打起了左转向灯。


警车缓缓地转弯。


“哐!”一声巨响。警车就地转了几个圈。车门飞了出去,玻璃、零件散落一地。


“乌庭长,乌庭长,不好了,王燕出事了!”鄂尔多斯中院的食堂里,乌宁端着一碗米饭刚吃了几口,接到了准格尔旗法院打来的电话。


“别瞎说,我刚才还看到她呢。”


“真的,她出车祸了,现在在准格尔中心医院抢救,情况很不妙,您尽快通知她的家属吧……”


“车祸!”乌宁的头“嗡”地一下。脑海里浮现的都是王燕告别时那甜甜的微笑。


“庭长,我走了!”王燕的声音在乌宁耳边一遍一遍地回响。


“我放下碗筷就往办公室跑,一边让庭里同事想办法联系她的家属,一边联系车去准格尔。”乌宁心里一直默默念叨,但愿没事,但愿没事。


“我没办法相信,刚刚还在我办公室笑眯眯地道别的王燕,怎么就出事了?”乌宁说。


乌宁赶到医院时,ICU的外面已经站了很多人。


“专家们都在里面,情况不太好。听大夫说多个脏器受损,内出血严重,恐怕,恐怕过不了今天……”


雪越下越大,鄂尔多斯的冬夜来得格外的早。刚刚晚上6时,窗外已是一片寂静的黑暗,细密的雪花为天空罩上了一层朦胧。


“我们已经尽力了,节哀吧。”医生的话,像一道晴天霹雳。


“扑通”一声,王燕的丈夫牧仁跪倒在地,双手捂着脸抽泣起来。


“救救我的女儿,她才35岁呀!燕儿……”母亲的哭声撕裂了夜的宁静,像一把刀子插进在场每一个人心中。


耐心法官 暖心大姐


“我知道王燕法官出车祸是在朋友圈看到有人转发。知道她去世了,我难受了好几天。”崔丽云是王燕办理的一起案件的当事人,“为这事,我几天都打不起精神。这么好的法官,怎么就走了呢?”


“她是真的为老百姓着想,是为老百姓办事的好法官。”


“2013年底,我老公出了点事被公安扣留了。我家仓库的房东知道后,私自到我家仓库取走了10件五粮液。说是我老公欠他房租,这酒是抵租用的。”崔丽云说,“我老公根本就没有欠他钱。没办法,我就报了警,警察让我上法院起诉。”


从未打过官司的崔丽云硬着头皮走进了法院。


“我从没进过法院,对法律一窍不通,只知道他拿了我的酒就应该还给我,证据什么的,完全不懂。”


因为证据不足,无法证明酒的价值,一审崔丽云败诉了。


倔强的崔丽云不肯认输,她相信,公理自在人心,会有人为她主持公道的。于是她把案子上诉到鄂尔多斯中院。


“王法官给我的感觉不一样,她对我很耐心,听我絮絮叨叨地讲事情经过,讲心里的委屈。她办事很有条理,把我应该准备的证据一项项给我列出来。让我去酒厂开酒的批次、单价证明。她简单几句话,就把我应该准备的事讲得清清楚楚。”崔丽云回忆,“我的案子在她这儿,只开了一次庭就解决了,判对方赔偿我4.6万多元。她是真的为当事人着想,能跑一次就解决的,决不让我们跑第二趟第三趟。”


用崔丽云的话说,案子的标的额不大,但和王燕的接触,让她很暖心。


感到暖心的不只是当事人,还有王燕的同事。


旭日是民一庭的书记员。对2015年冬那次和王燕一起出差的经历,旭日一直念念不忘:“燕儿姐就像个邻家大姐。跟她一起,总让人感觉暖暖的,特有安全感。”


“那次出差,材料特别多,打包托运时,我正准备掏钱,她推开了我,说‘跟姐出来,你什么都甭管了!’晚上,她跟我住在一起,跟我聊工作、聊生活,聊了很多很多。”旭日说,“她是个特别善良的人,总跟我说这些年她工作忙,一直是她公婆帮她带孩子,说二老特别不易。那次,她给孩子买了衣服,给公婆买了衣服,唯独没有给她自己买,她平时可是最爱美的。”


“燕儿姐出事的前一天,我女儿发烧,因为有些工作必须处理,晚上我把女儿带到办公室加班。”说起王燕,民一庭法官乌云其木格的眼圈红了,“燕儿姐听到我女儿的声音,到我办公室来。看到我女儿病歪歪的,特别关心,问症状,问我给女儿吃了什么药。还很紧张地责备我‘你太不会管孩子了,我告诉你一个方子,这三种药一起吃,三天准好’。她把药名和用量给我写在纸条上,反复叮嘱我要按时给孩子吃。”


“孩子的病好了,燕儿姐却再也回不来了。”乌云其木格低着头小声呢喃着。


不忘初心 用心办案


在内蒙古三衡律师事务所律师张利东的眼里,王燕永远是初见时的那个“小燕子”,热情活泼、快人快语、办事麻利。


“和王燕认识这些年,真的感觉她是用心在办案。”


2014年,张利东代理了一起解除房屋买卖合同纠纷。


委托人钟玲玲(化名)从某开发商处购买了一套跃层楼房,并对房屋进行了豪华装修。装修即将结束时,屋顶的混凝土大块掉落,露出了钢筋。钟玲玲认为这属于严重的房屋质量问题,要求开发商解除合同、退还房款并赔偿装修损失200余万元。


“庭审过程中,我们出具了质量监督部门的鉴定报告,认定该房顶脱落原因系润灌砂浆打入混凝土层。”张利东说,“对这些专业术语,我们其实也不懂。为了弄懂这些问题,王燕走访了很多建筑企业和建筑方面的专家。她把这些专业问题跟我们双方讲得头头是道,对方也无话可说。”


针对房屋出现的质量问题是主体质量问题还是可修复的质量问题,王燕又咨询走访了质监部门、建筑部门的专家,最终认定为主体质量问题。


责任分清了,装修赔偿的数额认定又是一个烦琐的问题。


王燕又奔波于各大装修市场,了解各种装修材料的市场价格。经过一番细致的调查,最终认可了钟玲玲提出的装修价格鉴定报告,判令房产公司解除合同、退还房款并赔偿钟玲玲装修费用200余万元。


“为了让自己理直气壮地作裁判,王燕私下做了很多工作。她是用心在办案。”张利东说。


“在我看来,法官办案,很多时候过程比结果更重要。”民一庭法官苏晨说,“燕儿姐真的是用心在办案。”


王燕在办孙建国(化名)的案子时,苏晨还是她的书记员。


孙建国是宁夏的一个包工头,2009年来到鄂尔多斯,承包了一家路桥公司的桥梁工程。孙建国根据该路桥公司的要求,组织专业技术人员,并招聘了150余名民工进行施工。工程结束之后,双方对200余万元工程款发生争议。孙建国认为该款项应结未结,路桥公司却坚持该款项已经结清。双方争执不下,孙建国把路桥公司告上法庭。


“孙建国宁夏口音,说话都听不懂。”苏晨说,“双方对工程量多少、应付多少、未付多少都拿不出确切的证据。”


王燕只能手工对账。


厚厚的几摞账本,王燕一条一条核对,不清楚的,再找双方当事人核实。


就这样,王燕用最笨的办法,算出路桥公司仍拖欠孙建国200余万元工程款。


“为了赶在年前处理完这个案子,燕儿姐加了好多班。当时已经是年底了,我看她太累了,劝她先休息休息,过完年再办。她却说,这么多农民工等着拿钱过年呢,我加几个班,让他们拿着钱回家过个好年。”苏晨说,“这案子,燕儿姐没少下功夫,她愣是在年前结了。光判决书就写了40多页。”


“跟着她,我没少学东西,但最重要的,还是用心去办案。”苏晨说。


能够用心去做的事,一定缘于热爱。


“燕子喜欢这份工作。”王燕的父亲王在明说,“她在西南政法大学读研究生的时候,我们鄂尔多斯电力集团的领导找过我,想让她来电力集团做法律顾问。我当时特别高兴,一口就答应了。”


可是没想到,王在明却在女儿那儿碰了壁:“爸,我不想去做法律顾问。法律顾问工作性质有点像律师,有案子处理一下,没案子就闲着,而且只为一方当事人的利益谋划。我觉得我更想成为一名法官,居中裁判。我这么多年所学的专业也不会荒废掉。”


拗不过女儿,王在明只好回绝了领导:“我到现在都不好意思见我们那领导。”


“她每天把孩子哄睡觉了,自己起来加班。看她那么累。我实在忍不住了,就说她,‘你天天加班,把自己搞这么累,也没见你多挣钱,你图的啥?’”牧仁说,“她的回答,我一直记得,她说‘你不能拿钱来衡量我,我是在体现人生的自我价值。’”


“她是真爱这份工作。”牧仁低着头叹了口气。


完美主义 力求极致


王燕和牧仁青梅竹马,从小一起长大。从学前班、小学、中学,两人一直是同学。用牧仁的话说,王燕品学兼优,从小学起一直是班长。牧仁暗恋了她近20年,直到上大学,才向她表白。


2009年,王燕研究生毕业的第二年,两人终于“修成正果”,结婚了。


“她那么优秀、那么完美,我一定要爱她、呵护她,一生一世。”捧着结婚证,牧仁笑得像个孩子。


当爱情撞上柴米油盐,再完美的婚姻也少不了磕磕绊绊。牧仁和王燕之间最多的不愉快便是家务与工作。


“结婚前知道她做事认真,结了婚才知道,她是个视工作如生命的人。”牧仁说,“她每天加班到很晚,8点半以前几乎没有回过家,有时候周六还要去单位忙。”


“她很要强,是个完美主义者,总想把工作做到最好。为了工作,她几乎顾不上做家务。没办法,时间长了,我就成了她的‘贤内助’。”想起以前的时光,牧仁微微笑了,“开始我也有意见,年轻时没少跟她吵,可她从来不跟我发脾气。有一次,我倔劲儿上来了,一定要她把碗洗了,可人家笑笑说,‘咱买个洗碗机吧,以后你也不用洗碗了。家务上咱能花钱解决的就花钱解决,你别为这个跟我生气。’现在我们家洗碗机、扫地机、拖地机一应俱全。”


“有时候我也觉得做法院家属真没意思,天天围着灶台转。一有人来家里做客,我就围着围裙拿着锅铲给人开门,哪里像个爷们儿。”牧仁说,“可是想想,她也不是出去玩或者应酬去了,她也是在忙工作,忙正事。天天加班,已经这么累了,我多分担点也是应该的。”


“其实,是她对工作的那种热情和执著感染了我,让我心甘情愿为她付出。”


牧仁沉默了一会儿。


“她其实不是那么强大。工作上,受了当事人的气也会回家哭鼻子。她的工作又烦琐又麻烦,得给这个说说好话,给那个说说好话,各方的工作都做通了,案子才能调解。”牧仁说,“起初我不理解她。现在谁还为工作的事哭鼻子呀?时间久了,也慢慢理解了,她就是这么个人,希望把工作做到极致,把所有的案子都办成铁案,把所有能化解的纠纷都化解掉。”


“一个女人,承受这么大的压力不容易,她想发泄,我就听着,我帮不了她什么,就做个坏情绪的垃圾桶,让她倒倒苦水,释放下情绪。”


“她走的前一天,晚上加班写述职报告。深夜两点多,我都睡了一觉了,她还在写。她说她饿了,我给她煮了饺子。她只吃了4个。4个饺子,竟是她的最后一顿饭。”


牧仁的眼睛直直地望着窗外。一缕金色的夕阳拂过他的脸颊,暖暖的,就像王燕的微笑,暖暖的。(来源:人民法院报)

责任编辑:马群
  • 联系我们: 立案电话:0471-6986013/6986014 投诉举报:0471-6986636 地址:内蒙古自治区呼和浩特市赛罕区南二环3号 邮编:010020
时时彩平台评测网站 江西时时彩经营技巧 彩红时时彩计划软件 拉菲时时彩平台注册 内蒙体彩11选五走势图 时时彩在线缩水工具
时时彩缩水软件手机版 黑龙江时时彩开奖最快 黑龙江时时彩摇奖现场直播 彩博士全能王破解版 时时彩中奖规则 500彩票网黑龙江时时彩
黑彩时时彩 天津时时彩历史数据 时时彩计划软件安卓版 时时彩最低投注金额 重庆时时彩走势分析 黑龙江时时彩走
江西时时彩 vinbet浩博官方时时彩 金百博时时彩漏洞 时时彩计划软件 江西快三杀和值尾公式 时时彩最大遗漏是什么